120-FPS Fantasy of Ang Lee

It was 2016 when Billy Lynn’s Long Halftime Walk was screened around the globe. And there were merely 5 screens with capabilities to run the film in its very highest standard available: 120 FPS, 4K, 3D.

News spread that it was a huge pushing-forward of technology of film industry and human imagination of images. You just can’t get away from those words of praise easily being an 18-year-old kid. But I was in my high school when the film got premiered. It is a boarding school so I would not be able, of course, to see the film even shown in a lower frame rate version in cinema. What did I do? I bought an original book from which the film is adapted in a tiny inside-campus bookstore and finished it in a maths lesson.

// Full Article

The Apple Arcade Trial

Apple Newsroom 如是宣传自家的订阅制游戏服务 Apple Arcade:

Apple Arcade invites you to play something extraordinary. Groundbreaking Game Subscription Service Launches on the App Store for $4.99 per Month on September 19

财报里「服务」营收占比见长,不代表苹果已经完成了在服务类目的工作——甚至还没有完全结束布局。算上十一月即将上线的 Apple TV+,苹果今年在订阅制服务上投入了巨大的精力。豪华阵容配劲爆定价,加上巨量的设备基数。苹果坚定了信念要把别人碗里的饭抢来吃一口。我在九月十九日 Arcade 在 iOS 13 beta 系统上线的第一刻(让大力宣传的服务抢跑配套的正式版 iOS,这也是一个诡异的操作)开始了为期一月的免费试用(正常价格为 $4.99 / 月)。试用期业已过半,是时候谈谈了。
现实情况是:不管是音乐串流、自制剧集还是游戏,想再次复现 iTunes Store 世纪初垄断市场的局面,几乎已不可能。苹果背靠与唱片公司的长期合作关系和自身「音乐 DNA」自信打造出来的 Apple Music 也没能盖过 Spotify 的势头。主打的一次付费无内购畅玩模式当然很好,iOS/iPadOS 13 对手柄的支持也聪明,可你随便问一个玩家为什么要买某主机,答案一定是某某游戏。作为游戏界的新人,面对「御三家」的地位、硬核玩家的不屑和自己在题材上的偏执,Apple Arcade 想要证明自己非常困难。

// Full Article

深深一湾深圳湾,有飞机场也飞不过。

「我们永久地失去mla。失去左翼青年穷苦末路的小清新爱情,失去社会底层怅然若失的忧伤嫖客。失去九龙公园的游泳池和土瓜湾情歌。失去中学的暑假,失去牛头角青年,麦记朱古力醉酒的一夜。最终,我们将失去所有的城市诗人和虚无缥缈的都市传说。」
「评论里部分人大概也不知道林阿P说过“资本主义收皮”,只会因一个他们无法理解的行为去高举口号去打倒。算了,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。」


以上兩條均為香港獨立(此處「獨立」當然指的是 indie 而非政治上的獨立)樂隊 my little airport 九月十九日凌晨在大陸被封禁後,我與新浪微博所見。按照慣常的操作此處我應該把 credit 給到。然而此刻去索驥,言論卻苟且到在私下輾轉,原 po 像從未出現過,所剩下的出聲孔裡透出無法理解的失望與無可奈何的憤怒。


我其實很驚訝到現在我們還在討論空間裡質疑自己和他人,藝術和政治到底應不應該分開。藝術在政治的社會中存在,藝術家也是人(a.k.a 社會動物)。以藝術為工具反思社會 & 表達政治傾向,歷來已久。李志政治訴求的表達被噤聲值得讚頌,Bob Dylan 反思社會現狀的作品(如「Workingman‘s Blues #2」)能被認定為偉大的音樂,而 mla 部分作品中流露出來的傾向就會引發這種驚慌失措地、根本性的質疑?雙重標準玩得確實很有一手。对社会的反思,或者说表達的傾向與「民意」相同則稱其具有「藝術家的良心」,相左就戴上一個惹眼的帽子並當眾遊街,不可笑吗?藝術家不是你家的電視遙控器。

// Full Article

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, An Unbox

去年還不知前年,托朋友在香港買了英文版的小號「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」。香港順豐寄到大陸家中,一直沒捨得拆開。 今天沒忍住,拆了,一睹尊榮。

《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》透過 450 張我們的產品及其製造過程的相片,記錄了 Apple 20 年來的設計。這段視覺歷史,從 iMac 跨越至 Apple Pencil,闡述了創新材料及技術,讓每個細節真確呈現。這本精裝書冊,選用了經特別研磨的德國紙張,配上鍍啞銀邊,以八色分色及低鬼影油墨印製,編製歷時八年多,細意精心之處,與當中展示的產品同出一轍。Apple 一貫在設計、工程及製造上的一絲不苟,我們以此書致敬,亦以此書為證。

The Unbox



// Full Article

Fear of fear

即便是在相对可以去自由地纪念和反思的 Twitter 上,群体对公众事件的记忆力也短的匪夷所思。还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在讨论的是什么吗?

我们这些匿名者敬佩岳同学实名上书的勇气,更钦慕她临事不惧的正气,而有司诸公你们究竟在怕什么?

根治记忆速朽的方式就是加快事情重演的频率,直至不再需要去记忆。此事与五月后接踵发生的事件,本质上都是同一件事情。让李志、好奇心日报、许子东们迅速获得与黄耀明、陈升一样的境遇。

几乎是和外面的空气一样,这儿快闷得让人窒息了。

怎么可能会忍住不去和身边人提起这一切。回应大多相同,「那你有什么办法解决吗?」

// Full Article